甲壳素是减肥圣品吗?

吃螃蟹是很麻烦的事。首先,你要把蟹脚一只一只的拆下来,然后把壳剥开,只为那一点点的鲜美蟹肉。剔下来的蟹肉配上红醋,真是人间美味。最后剩下些什幺呢?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蟹壳碎片,一点不好意思的心情、以及一些有趣的化学。

螃蟹等甲壳类,外壳的主要成分是几丁质((C8H13NO5)n)。几丁质是以N-乙醯葡萄糖胺(C8H15NO6)为基本材料构成的巨大分子,构成的方式就像链子那样,一截一截接起来。几丁质数量丰富,到处都垂手可得。这要感谢製造蟹肉棒的食品加工业者,为了大家的方便,已经把蟹肉从壳里剔了出来。因此,几丁质的商业利用就变成相当容易了。

事实上,几丁质本身并没有什幺用处。但它在硷性溶液里加热,可以转化成另一种物质,也就是俗称为甲壳素的几丁聚醣((C6H11O4N)n)。在此过程中,几丁质分子里的乙醯基(CH3CO-)被移除,只剩下以葡萄糖胺(C6H13NO5)为组成单位所构成的长链。

若把甲壳素放进装满水的容器里,它会形成胶状物质沉到水底,把原先漂浮在水中的杂质带下来,所以可以做为饮料的净化剂。有些化学家想用这种东西做成类似胶膜的食品覆盖物。目前已有试验性的产品用在披萨上,防止披萨的外皮在冷冻过程中变软。

但甲壳素最令人兴奋的,是从科学家发现它不会被老鼠消化这件事开始。餵进老鼠肚子里的甲壳素,会全部排出来。而且不仅如此,事实上排出的东西比餵进去的还多。甲壳素会与老鼠消化道里的脂肪结合,把脂肪也带出来。

这不就是想减肥的人,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美妙物品吗?我们能不能把它与蛋糕一起吃,得到只要美味不要胖的效果?人体研究很快就指出,肥胖的人摄取大量的甲壳素,短期内就有减轻体重的效果。

就凭这点,已经够让许多人一窝蜂的去投资它了。儘管还没有人做过长期的研究,也还没有人去研究它是不是有什幺不好的副作用,例如会不会干扰身体对脂溶性营养物质的吸收等等。已经开始有广告出现,吹捧甲壳素是美妙的东西,能让我们放心大吃蛋糕、饼乾、甜食、汉堡与薯条,不必再担心体重的问题了。

製造商还做了一项表演,让人看得目瞪口呆,惊喜不已。表演者拿一个透明玻璃杯,里面装了半杯水,水上有一层浮油。接着,他把甲壳素洒在油的上头。不久之后,油层开始变厚,然后沉到了杯底。看了这项表演,你很容易就以为吃了甲壳素,你的肠子里也会发生同样的作用。先吃一些蛋糕、甜点,再吃一些甲壳素,脂肪就给排出体外。这是真的吗,事情真有这幺简单吗?

这项表演的确很吸引人,但它不是真实的。你不可能一面吃进大量脂肪,一面又期望甲壳素让你保持纤细的身材。我们的身体只能处理适量的甲壳素,大约每天只能处理几公克。而几公克的甲壳素只能阻止大约10到20公克的脂肪吸收,这与广告上说的,吃了甲壳素后可以毫无节制大饱口福,根本是两回事。显然甲壳素并不是减肥仙丹;天下没有吃不胖的午餐。但吃甲壳素也不是毫无用处。

福克斯(Arnold Fox)医师对于这种消除脂肪的物质,该如何利用,有比较正确的想法。他提出很轰动的减肥计画,题目是「阻绝脂肪的饮食」。他的计画主体是运动加上低脂的饮食,但也允许偶尔放纵自己一下,这就是甲壳素派上用场的时候。根据福克斯医师的说法,低热量饮食计画失败的最主要原因,是节食的人太想念以往的美食了。因此,不妨偶尔也让他们满足口腹之慾,但这时一定要先吃甲壳素。

福克斯在书里,畅谈自己在多年的行医过程中,蒐集到的轶事与传闻来支持自己的论点。他的方法虽然没有很完整的科学证据,但仍比那些吹捧甲壳素效果的广告说词合理得多。那些商业性的建议是,只要每天吃4到8颗胶囊,就可以大快朵颐,爱吃什幺,就吃什幺。这种想法实在太过简单了,但很多人就是喜欢它。《欧洲临床营养学期刊》曾刊登过一篇以30个人为对象的研究报告。经过完整的设计,并以安慰剂做比较实验后发现,广告宣称的做法,毫无效果。

摘自《苏老师化学黑白讲》

甲壳素是减肥圣品吗?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James St. John,CC Licensed.